渐行

没有文笔。

OOC预警就不强调了。

不出小六谁知道他们长大后是什么心性……





吴县的冬天冷得阴森森的,下雪下不痛快,白蒙蒙的一层笼在城墙上,整座城看起来没精打采,让人怀疑守军是不是都在打盹儿。

荆天明在郡守府前停步,将斗笠摘下来扑掉上面落的雪,然后又戴上。

门前两个侍从注意到了这个面容俊朗的年轻人,但是没放在心上,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。

“下雪天真冷啊。”

“唉,少主还没回来,城外荒山野岭的肯定更冷。”

“你怎么还改不了口,少主现在是裨将啦……”

项少羽不在。荆天明微微皱眉,往墙上靠了靠,接着听下去。

“听说少主已经取下阳羡了。”

“真是快,昨天不是还在围城么。”

“那是,我们少主又不是一般人……”

阳羡,离吴县说近不近,说远不远。

近是近,两地只相距小半个会稽郡。

远亦远,隔的不是野地,是个太湖。

荆天明自从当上了巨子,地理概念便一年年地清晰起来。起初是被班大师等人强行灌输的,然后是他自己上进记住的,项少羽走后,就是为了不管他荆天明在哪,只要知道项少羽的位置,他就能找到他。

如今果然派上用场。

荆天明本来就没打算去拜访项梁,转头就走。

“他走了?”

“一听到少主在哪就走了,会不会要对少主不利?”

“不像,要是那样怎么会光明正大地走到府前来听?”

“报给将军吧,让人传个信给少主。”

以荆天明的耳力,走出七八丈远也能听见他们的声音。可不能让信使抢了先,他默默想着,一出城门便提气疾奔起来。


荆天明沿着太湖边走,湖上未结冰,雪沫刚碰到水面就无声无息地化了进去。四周静得死寂,他越来越粗重的喘气声便显得异常吃力。

他该找个地方休息一下。

这时就体现出沿湖边走的坏处来。按他的印象,太湖北最近的是无锡,然而他朝北一望,仅有一点模模糊糊的影子,大约是无锡城墙,也可能是一片竹林子。

会稽一带,竹林是非同寻常的多。

如果他往北去至无锡,明早再启程去阳羡,固然舒适许多。可他数月未见项少羽,只是望着西南的方向,眼前似乎就浮现出一双光华灿烂的眼睛来,目光如剑,面对他荆天明时又掺上些柔和,密密的睫毛如同蝴蝶翅膀一样颤动。

荆天明找不出什么特别的词来形容项少羽的眼睛,只是觉得比月儿水波样柔软清亮的眼睛还要好看。

他想念项少羽。

这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,他独自启程来会稽郡时便被盗跖一语点破了心思,高渐离和雪女也没提什么反对意见。

做大哥的几个月没见着小弟,当然应该去看看。

荆天明几个月没见着多年相伴的项少羽,当然应该去看看。

——顺理成章,完全挑不出错处。放眼百家,大概也只有公孙玲珑能掰扯一二。

然而荆天明清楚,这其中正是有了错处。

他是个很倔的人,认定了的事就要尽一切努力去完成它。

很久以前,在小圣贤庄里,他没日没夜地捣鼓墨方,成功了。

今时今日,他认定了要去见项少羽,就要连夜赶路去见他。

想到这里,荆天明停下来吃了点干粮,跑去湖岸上把水囊灌满。

确实是冷啊。

他将水囊放回衣襟里,像揣了一块冰。

不知道少羽那家伙有没有多穿点。

荆天明忽然又想起几年前雪女有时会替他整理穿得歪歪斜斜的衣服,就像母亲对待调皮的孩子。

再有,他们初到小圣贤庄的时候,他穿不来那身繁琐的弟子服,总是项少羽每天早上替他整理好才出门。

就像……

不像,一点也不像。

荆天明在心里嘲笑了一下自己的自作多情,披着渐渐沉下来的天色继续赶路。

明天早上,他一定能见到项少羽。


(可能会有后续也可能没有)


2018-12-30 2 4
评论(2)
热度(4)
© 具区春令/Powered by LOFTER